二手玫瑰 /《我要開花》

時隔五年,二手玫瑰樂隊第四張專輯《我要開花》終於在一片催產聲中應孕而生。一枝獨秀穿牆而過綻放新顏。這隻在2000年伸進北京搖滾圈的怪手,如今已芳齡十八貌美如花。時間的磨礪並沒消減這支樂隊與生俱來的囂張氣焰,二手玫瑰反倒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從未停止潛心思考。嚴肅深刻的批判也好,嬉笑怒罵的調侃也罷,這朵奇葩總能找到貼合的語境與當下對話,且力道精準。

二手玫瑰樂隊近年駛入獨立運營大道,主唱梁龍曾說他的個人理想時代已經結束,但他的公共理想時代才剛剛開始,新專輯《我要開花》即是後理想時代的音樂產物。樂隊近十年的穩定陣容,使二手玫瑰始終保持著良性的創作狀態,這一點在充滿張力與驚喜的新專輯中都有所印證。

打開新專輯細聽《我要開花》中十首作品,愈發妖嬈的玫瑰散發出的芳香沁人心脾。有少年心氣般的躁動,也有心無旁騖式的靜謐。新歌關於江湖俠義的探討,愛恨情仇的回望,現實社會的反省,
歡樂孤獨的放任,風騷如一卻直戳痛處。二手玫瑰超然灑脫有出世之姿,同時又腳踏實地入世於滾滾紅塵,讓高高在上的藝術穩接地氣,這是這支樂隊成立以來的創作使命,他們對顛覆傳統有著天然的駕馭能力。

2018年,人類已不由自主地從上時代進入喪時代。我們無趣的生活註定需要二手玫瑰來挑逗,繼而產生那麼一點情趣,或雅或俗。“我要開花”是二手玫瑰步入成年的關鍵印記,漫漫搖滾路上他們整裝待發,欲將渾身嘚瑟的能耐盡情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