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寧兒/《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

世界加速膨脹、伸展、釋放

沒有一刻放棄轉動

 

總想抓緊什麼的手

也想嘗試著放任浪花流過

 

我發出了我不曾聽過的聲音

懷疑我所知道的,都已經寫過:

 

「瘋狂、失控、拋空、閃躲

衝撞、受困、鬆脫、自由」

 

當理想的目的地,不存在現實繪製的地圖

當意識的閘門,攔不住情緒如洪流

 

別關上心眼,別摀起耳朵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乘著生命的浪頭

我們何不繼續夢遊

 

距離《Here》發行,時隔三年,岑寧兒帶著全新面貌的第二張個人創作專輯《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回到了觀眾面前。這一回,她是專輯製作人之一,和最有默契的鬼才音樂夥伴甯子達,共同經歷了一場精彩的音樂冒險。這一回,她不師從任何人,也不再只是待在自己的房間裡想像他者,而是選擇跟隨生命經驗的自然流動,放手讓情感和題材的觸角,深入至每一首音樂作品的內裡。

 

於是我們聽見〈boarding soon〉傳來機場的廣播,乘客的腳步起落,敲打著各自的節奏。聽見〈開場白〉像一場從腦海誕生的單人演說,靈感對著滿場的空座椅,娓娓道來真實的孤單與自在。聽見〈咖啡冒泡〉時,攪和著開水的沸騰,疑問不斷湧出,薄膜的破裂聲旋生即滅。聽見〈Maybe it’s for the best〉裡,明明嘗試說服自己,卻忍不住流露猶豫的輕嘆。聽見難得失眠的夜晚,有時終結於打混與撈起蛋漿的鍋鏟破撞(〈蛋炒藍調〉),有時停留在遙遠兒時媽媽哼過的童謠(〈月亮見〉)。

 

我們也聽見寂靜,來自〈換氣〉裡渴望呼吸的窒息;聽見靈魂的回音,彷彿靜止的〈一秒〉已是漫長的一輩子。而比一切都更艱澀的是:聽見信念,聽見盼望,聽見愛。(〈信望愛〉)一直以來,岑寧兒追尋的音樂,不只是虛幻的浮光掠影,它們的輕快與嚴肅,真實存在於生命各種場景,那樣的實感與重量,唯有置身過深淵的人知道:有時候,相信光的存在,比相信黑洞更難。

 

然而,天空之下,陸地之上,又有誰真能掌管大海的變化呢?〈Ride〉的歌詞,唱出了整張專輯的核心精神:「Life is a wave that we ride on / Sounds to me like a song / why not sing along」(生命是我們乘遊的波浪 / 聽來像一首歌 / 為何我們不一起唱)。這種隨波順遊的自在,也表現在《Nothing is Under Control》所收錄的音樂作品裡。專輯裡每首歌的面貌,構築於與眾不同的波形,不僅同時包含國語、粵語、英語的歌詞,音樂的曲風,飄蕩在爵士、民謠與獨立流行之間的夢遊地帶,難以定義。其中有些歌錄音期特別長,有些歌只唱了兩次;有些歌詼諧童趣,彷彿大喊歡迎光臨,也有些歌,湧出於心底不曾踏足之地,更適合獨自聆聽。

 

生命如歌行,沒人知道下一秒,機遇的起伏將帶我們走向何方。至少寫歌的人,曾因音樂裡各種預期之外的自由而快樂;至於聽歌的人們,不管何時離開,不知何時回來,只願我們,在每趟屬於自己的航行中,或喜或悲,都得乘浪而遊,擁有難忘的收穫。Bon Voy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