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雀 /《廟雨連珠》

成軍十年之際,文雀帶來了2018最新EP《廟雨連珠》,這是繼《迷路記》之後他們帶給樂迷的又一充滿如詩景象的驚喜之作。
相比前者——因愛生迷所顯露的偏執、濃烈與熾熱,此番新作則更顯沉澱後的細膩柔和。五首作品,如同五篇構思精巧的短篇故事,絲絲入扣,妙“語”連珠;亦如屋簷青瓦下的如絲細雨,撫平你的躁鬱與不安,重回闊別已久的靜謐之境。
故事中有《春分》時節的美妙圖景,以輕靈的吉他音色開篇,淺斟低唱,娓娓道來,如同春日裏輕柔拂面的和風細雨;密集的鼓點則一如倒春寒、沙塵和陰雨的裹挾。所幸一切都終歸晴朗,結尾處的合唱蕩開一派明媚生機,仿佛拍拍翅膀,你就能够離開那座瑟縮在寒冷北方平原上的水泥叢林,飛回記憶深處的早春之境。
也有《浮生若夢》般的沉謐想像——當你身處太空俯瞰,地球就像是懸浮於陽光中的一粒塵埃。在文雀編織的綺麗夢境中,你的思緒從混沌一步步走向明朗,直至被傾瀉而下的旋律一擊而中,迎接湮滅前最後的崩世光景。爆裂的鼓聲從失真吉他砌成的音牆內傾瀉而出,在你的內心無限存續。 所以,即使是渺小塵埃上的孤獨個體,更要有《一個人的快樂》。只要音樂響起,你就好像站在了星球的中心。在繁星之下漫遊,感受明亮的吉他音色自由來回,慵懶而閒散,寥寥幾筆,勾勒出文
雀自由豁達的世界觀。
既如此,那就告別冗長贅述,《我長話短說》。沒有長篇大論的情緒鋪墊,而是以考究的音色勾勒出一條婉轉曲折的線索……樂曲收尾處戛然而止,寂靜中似有餘音嫋嫋,恰如短篇小說結尾一句出人意料的反轉——“長話短說”,文雀用音樂做到了。
故事漸入尾聲,相信你也發現,沒有什麼煩惱是聽一首文雀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Double》。這首舊作以不插電的形式被樂團重新編配,雙吉他在演奏時相互纏繞攀爬,無限靠近,巴揚的加入使作品在原本遼遠的聲景曠野之下,更添了一抹細膩與悠揚的色彩。
跟隨文雀在現實與夢境的交疊中來回穿梭,捕捉《廟雨連珠》的清澈聲場與廣闊意象。他們還將繼續保持飛行的姿態,開啟又一輪全國多城巡演。成軍十載,文雀精巧的羽翼上沾滿生活的沙礫,始終在低空飛行中俯瞰著真實的世界景觀。聆聽他們的啼鳴,你終將從世界的隱蔽處開掘出屬於自己的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