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榆鈞與時間樂隊 /《原始的嚮往》

感謝各界誠摯推薦

 

小樹 / StreetVoice 音樂頻道總監

現場聽〈媽媽請不要擔心〉極受震動,詩意與原音樂器,提醒我們活著的骨氣。+

 

鍾適芳 / 音樂製作人、策展人

榆鈞以孤自的詩意寫真世界,溫熱的聲氣為了點燃。

她的歌是文學遺落的聲響。

馬世芳 / 廣播人、作家

以夢入歌,夢會變得可信。煉詩為歌,詩會變得堅硬。

濁世滾滾,王榆鈞的歌,是灰敗風景中一朵開得理直氣壯的花,

是疲憊行伍中一面始終高舉著的旗。

 

陸君萍 / StreetVoice 街聲

透過某種類似隱喻的方式,在此之前的王榆鈞與時間樂隊,像呢喃唸咒建立結

界的術士,藏身於不知何處,操縱著意義的曖昧,讓時間像水一樣在有形與無

形間流動,顏色與物件抽象的翻飛,置身其中的聽者被各種片段抓騷、撫摸,

有時候是重力拍擊。在那片海洋、霧與事物的顆粒無法分割的沙灘上,你孤身

一人,遊蕩。

而在王榆鈞與時間樂隊2018年專輯《原始的嚮往》裡,你可以聽見術士現身,

一切穩定有了形狀,時間樂隊在她身後是一整個樹林的智慧與神秘,擁抱著榆

鈞以堅決以溫柔述說世界的真相。你轉頭,不再是自己一個人,你成了我們,

即便孤獨依然。

 

駱以軍 / 小說家

 

她是個詩人

這幾首歌

美的讓我心都碎了

她是這樣一位天使

翅翼遮護著這個

創傷 悲不能抑 羞辱

被捏癟 捏碎 冰冷失溫的玻璃世界

她的歌喉

像是已經沒有海洋 沒有月光 沒有森林 沒有飛鳥的地球

慈悲女神不知從遙遠宇宙哪端

穿行無垠的黑

降臨的河流

人們聽見那 不可能啊

美如夢幻潺潺水聲

眼瞳變成銀色

人們以為那是

某些隕石著火的聲音

光變成粉塵垂灑的聲音

獵人開槍錘擊子彈火藥槽的聲音

孤寂太空船飛出獵戶座

電漿閃爆的聲音

倖存的狒狒穿梭跳躍雨林的聲音

大滅絕之後

最後一個魯賓遜 翻著書頁

為故事中曾經那麼優雅美麗而

啜泣的聲音

 

 

接近無聲的歲⽉

在提問中我們尋路、鑿牆、找光

⼈能否選擇⾃⼰活著的姿態、活著的樣貌︖當我們存有獨⽴思考的精神、思辨

的能⼒,流著反叛的⾎液,將會是異常清醒⽽浪漫的——清醒⽽能覺知問題,

浪漫,且能夢想,如何帶來更美好的願景。能夠⾯對種種困境、能夠無所畏懼

勇往直前的堅毅,背後最⼤⽀撐,來⾃於非常單純地、原初的渴求。

《原始的嚮往》可以是悲壯的篇章、激勵的呼喊,可以是思念的不捨、群眾深

情的意識,可以是滿溢的情懷……眾聲喧嘩之後,安靜地回到⿊夜,暗夜裡,

鋼琴獨⽩與歌聲、隨之襲來的整⽚⿊暗,那裡,有幽幽的微光。相會在這樣的

漆黯裡,綿延的長⾳、悠遠的吟唱,那些⽣命中不斷經過的風景——⼤⾃然的

山海、⼈們的⽇常模樣、殘酷戰爭的斷垣、愛的流動、⼈本能的各種情緒、活

著的肯定和熱情……其中,亦試圖以⿊⾊幽默的⽅式,探入在數位時代裡,以

⼀種苦中作樂、異質的價值觀存活的態度。

這張專輯裡,有詞有詩,有純粹器樂的演奏曲,但總體仍包覆在詩歌的視野之

中。從精煉的⽂字描繪⽇⼦裡的縮影,有當代詩⼈的視野與觀點,有與我們年

紀相仿的表演藝術創作者寫下的詞句,在若有似無的詩、詞邊界中流浪。如果

詩真能是昇華的⼈道主義,藉此抒情,願不斷唱誦——對於底層與弱勢的關

注,對愛的盼望,對原初嚮往的追尋。

收錄的詩歌包含⽇本詩⼈⾕川俊太郎的《活著》、台灣詩⼈鴻鴻的《暴民之

歌》、年輕詩⼈羅紓筠的《媽媽請不要擔⼼》︔⿈思農、⿈亭瑋作詞《沉默的

左⼿》、楊景翔作詞《正在開鑿的出路》,演奏曲《後現代嬉⽪》以及專輯同

名歌曲《原始的嚮往》。我們期待透過樂隊群聚的⼒量,將詩歌的美與真實帶

到⼤家眼前,在聆聽體驗裡,保有全然與⾳樂私密交流的空間,任意能在群體

與個⼈之間⾃由遊⾛,沒有⾨檻、沒有限制。

此外,這⼀次專輯錄⾳與阿根廷錄⾳師Amilcar Gilabert合作,歌唱部分遠赴布

宜諾斯艾利斯歷史悠久的錄⾳室 Argentina Estudios ION錄製,讓專輯帶入拉丁

美洲式的思維。專輯主視覺邀請到榮獲2011年波隆那書展新秀獎的法國插畫家

Ghislaine Herbéra從《百臉先⽣》原初構想出發,對應專輯的七⾸歌曲,發展七

個強烈富異想與⽣命⼒的⾯具⼈圖像。濃烈繽紛的⾊彩風格,也象徵著這⼀次

我們希望在⾳樂裡給予的⼒量。

活著有萬千姿態,願這次的專輯,可以⿎舞彼此,勇敢發出⾃⼰內在的聲⾳,

能看重每天每⼀個很⼩很⼩的選擇,能發現身上早已忽略的浪漫特質,能在越

來越冷漠的世界中還存有此刻活著真好的希望。

⾛向⾃然、⾛進⼈群、⾛在漫漫長路無盡的⿊夜、⾛入內⼼深處探問眼前⼀切

難題、⾛往險惡的危險之中,熊熊⽕焰在⼼⼜燒,炙熱⽽深信不疑是卸下外在

偽裝—⼈性本質中真⽽美善的單純,活出屬於各⾃的樣貌。

我們來了!我們來了!我們來了!我們來了!我們來了!我們來了!

樂團簡介

不論是在⾳樂、劇場、影像、⽂學等各個領域,都能不經意遇⾒王榆鈞的作品。

時⽽吟唱,時⽽讀著詩句,隱藏在旋律中,⼀段段極具美學與情感的畫⾯逐漸

顯露,那是王榆鈞創作裡無法定義的執著,給⼈觸動內⼼深處的真實感受。在

每個⾳符裡不停探索,以⾳樂領著不同樂器加入,由鄭凱帆(電⾙斯、低⾳提

琴)、李宜舫(爵⼠⿎)、⽅宜正(聲響、打擊)、李承宗(班多鈕⼿風琴、

⼩提琴)、⾼承胤(單簧管、低⾳單簧管),⼀起組成這中⼤型的陣仗,為過

去以個⼈為單位的王榆鈞,增添了濃烈的⾊彩。創作路上遇⾒的夥伴,聚集成

⼀⽀不斷⾏進著的隊伍「王榆鈞時間樂隊」,融合民謠、古典、爵⼠與聲響,

為臺灣少數以詩⽂創作融入⾳樂創作演出的樂隊。

於2013成⽴至今,從《頹圮花園》⾛到《原始的嚮往》,在這看似沈寂的階

段,時間不斷往前推進,他們所蘊釀的⾳樂深度也更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