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莎 x 地下河/百夜生

金音獎最佳新人獎、最佳民謠單曲獎得主溫尹嫦,蘊釀兩年的第三張創作專輯:[百夜生],種種在夜裡萌生的事物,怪誕、荒謬、綺詭⋯。”

 

夜是一只敞開的器皿,一個永遠陌生新鮮的空間,它連接潛意識、連通巨大的無明,存在許多不明或不具名的事物、不可言說的情感、幽微迷離的夢境、隱匿的幻覺、瘋顛的行徑…。

 

上夜七時,由〈夜渡水〉的旅程啟動,低音提琴持續的低頻和落地鼓帶出霧夜海上場景,長號聲如霧笛穿透濃霧,霧中時空摺疊,虛實交錯,超現實的舞台正式展開。上夜八時,在熱烈的節奏中,〈夜生〉是一支燦爛優雅的舞,一入夜就毫不猶豫地盛放;其後的〈山鬼〉〈生成〉〈種佛〉透過藍調、紐奧良送葬樂隊曲式,戲謔又潑辣,展現各種荒謬人性。

 

午夜十二時〈大風〉,電吉他帶出迷幻壯闊氛圍,描繪血紅色革命史;午夜一時,〈轉夜〉恬靜地述說關於死亡,綿長如幽暗的香氣。

 

下夜二時,在沒有光、沒有希望的時刻,還有〈月光〉柔軟的存在,包容無邊疲憊;下夜三時,〈坐島〉是孤島燈塔守的寂寞,海浪般搖擺的節奏擺渡百無聊賴的心情;〈天河〉是黎明前的情歌,最沉靜的時刻喃喃私語跨距二十年時空、無法也毋需再言說的情感;下夜五時,天將明未明之際,〈烏咕咕〉攀著千萬個夢境的尾巴,依戀著逐漸淡去的黑夜,等待下一次黑夜降臨。

 

既是一夜,也是無數個夜的縮影。

 

製作 米莎×地下河

演唱/木吉他/電吉他/敲擊樂器 米莎

電吉他/藍調口琴 許志全

長號 王麒愷

低音提琴 李孟濂

鼓組/非洲鼓/敲擊樂器 蔡易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