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容與孤毛頭樂團

馬世芳曾說,羅思容的音樂有一種巫性,具有抽離現實,到達另一個世界的轉移力量。對此,羅思容解釋:「詩是最古老的巫言。巫,指的是文明的核心,巫者可通天達地。」 羅思容說,或許就是這股轉移的力量,讓創作者得到解放,聽者也得到共鳴。

  1. 搖搖搖 羅思容與孤毛頭 4:56
  2. 攬花去 羅思容與孤毛頭 5:00

羅思容以母親的胸懷,女人的愛欲,寫詩、畫畫、唱作歌謠。以直覺、素樸的性靈 為本,歌頌自然、人文及生命之美。

孤毛頭與其成員,「孤毛」是客家用語,以一種近乎狎暱、諷刺、打趣的口吻,來形 容人桀驁不馴、變鬼變怪。「變鬼變怪、自由自在」這是羅思容下的註解。她有一首歌曲 名就叫〈孤毛頭〉,歌詞寫道:「山上有幾百幾十隻的猴子,你的內心就有幾百幾十隻的 猴子,變鬼變怪,自由自在……」。

「孤毛頭」於是也成了個性鮮明的樂團名。5 名成員中除了作 詞、作曲、主唱一手包辦的羅思容 外,還有弦樂器陳思銘、吉他手黃 宇燦,以及民謠口琴手傅博文,大 提琴陳主惠。

2011 年出版的第二張專輯《攬花去》,榮獲流行音樂金曲獎、金音 獎、華語音樂傳媒大獎、華語金曲獎……各大獎項。音樂評論人張鐵志盛讚其是:「客家老山歌與美國藍調傳統的精彩對話」。

羅思容突破客家女性的框架,選擇 12 位跨世代、跨族群的台灣重要女性詩人。專輯《多一個》獲得第 16 屆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最佳民謠音樂人獎」以及 2016 年華與金曲獎最佳樂團獎。廣播人馬世芳推薦表示,以詩入歌不是容易的手藝。「那幾首帶著藍調韻 致的詩歌,他們像地心冒上來的湧泉,那是靈魂深處才有的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