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官巡場

裝咖人

NT$550

《夜官巡場》的文本生自《遺棄之神:夜官》小說,這是我按故鄉嘉義民雄火燒庄的記持所寫,有時是小說寫了轉化變做歌,有時歌曲生成,小說綴後面煏(piak)出來。我共《夜官巡場》和《遺棄之神:夜官》看做一个整體,音樂和小說無講誰先誰後,誰頭誰尾,就請恁頭尾同齊來看。

另外愛說明華語「鄉下人」的臺文正字是「庄跤人Tsng-kha-lâng」

玉女,細漢時我佇厝內便所看過親像蠟(la̍h)去做的玉女,目睭金金掠我看,敢若袂講話,等我搝阿母來的時都(to)看無影矣。

阮兜徛佇民雄的火燒庄,是風吹田洋的所在,夜官、羅漢、菩薩、水流媽抑是侯爺,攏是我記持中的正神、野神、孤魂、逐工相照面的阿伯、阿姆,浪溜嗹開全拖的司機。

彼時我常常踏孔明車,綴大溝踅規个庄頭。日時,庄頭是正神的時辰,暗時,庄頭是野神和孤魂的巡場。講驚是會驚,但是閣較濟,野神和孤魂攏是庄跤自本生成有的。

這塊專輯是我寫予故鄉的歌,寫予火燒庄的歌,寫予所有受難孤魂的歌。

華文版:
玉女,小時候我在家裡的廁所,看見等人高像是蠟像般的玉女(金童玉女的玉女),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我,好像不會講話,等我拉著媽媽來的時候,玉女已經消失得無影蹤。

我們家在民雄的豐收村,是風吹過稻田像海洋的地方,夜官、羅漢、菩薩、水流媽或是侯爺,都是我記憶中的正神、野神、孤魂、每天見面打招呼的阿伯、伯母,四處遊蕩遊,開大型貨車的司機。

那時候我常常騎著腳踏車,依循著灌溉水圳繞騎整個村庄。白天,村庄歸正神管理,晚上,村庄是野神和孤魂巡場的時間。說怕是會怕,但是更多的是,這些野神和孤魂都是村庄自然的一部分。

這張專輯是我寫給故鄉的歌,寫給豐收村的歌,寫給所有受難孤魂的歌。

《夜官巡場》的文本生自《遺棄之神:夜官》小說,這是我按故鄉嘉義民雄火燒庄的記持所寫,有時是小說寫了轉化變做歌,有時歌曲生成,小說綴後面煏(piak)出來。我共《夜官巡場》和《遺棄之神:夜官》看做一个整體,音樂和小說無講誰先誰後,誰頭誰尾,就請恁頭尾同齊來看。

另外愛說明華語「鄉下人」的臺文正字是「庄跤人Tsng-kha-lâng」

目前沒有評價。

搶先評價 “夜官巡場”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貨號: NOWCD20220302 分類:
Updating…
  •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