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客戲

好客樂隊

NT$350

好客更進一步讓原來獨特的嗩吶聲響與新加的胡琴與電吉他纏綿地對話,增添幾分迷幻色彩。且聽好客的專輯「好客戲」,尤其是看他們的現場表演,彷彿是在廟口參與節慶般的熱鬧氣氛,那樣的生猛草根,令人拍手歡唱。

好客樂隊獲2006年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大獎

2005年TAIPEI TIMES選為【年度十大最佳專輯】



誰說pub才有搖滾
以農村與工廠為舞台的客家搖滾

張鐵志  * 新新聞967期專訪

在苗栗山中大安電業廠前臨時搭建的野台上,好客樂隊正演奏著他們的「七朝歌」,樂隊背後布幕播放的是工廠女工辛勞而單調地裝配電纜的記錄短片—-他們的工作律動以一種奇妙的節奏感為好客的客家搖滾伴奏。台下,影片主角的女工們正羞赧地笑著。涼風習習,飄盪在空中的客語歌詞訴說著他們的生活:「每天早早起床/涼風凍屁股/哥對妹說/起床這麼難啊/床邊四雙鞋/不工作就沒得吃。」

這是好客樂隊進入民眾現場去演唱的一個動人場景。好客是三名交工樂隊成員離開交工後另組成的新樂隊。當然,與交工的連結使外界無可避免會拿兩者比較;或者疑問,他們為何要離開交工?對貝斯手冠宇、鼓手阿達,和嗩吶手第一支來說,交工樂隊做為台灣的政治化音樂美學的先鋒或台灣音樂最鮮明的社會良心,已背負了太多厚重的包袱。譬如以鼓和貝斯的節奏組來說,他們必須以陳穩的、凜然的節奏出現,而無法更活潑,甚至調皮—而這卻是他們個性中的重要面向。以致於他們在剛開始在組成好客後,還不太習慣自己做出這樣活潑的音樂:因為他們還是用交工的眼光在丈量自己。

的確,他們仍和交工一樣是「客家搖滾」,精彩地揉合客家傳統音樂與現代搖滾¬。但好客更進一步讓原來獨特的嗩吶聲響與新加的胡琴與電吉他纏綿地對話,增添幾分迷幻色彩。且聽好客的專輯「好客戲」,尤其是看他們的現場表演,彷彿是在廟口參與節慶般的熱鬧氣氛,那樣的生猛草根,令人拍手歡唱。這不是那些只會沿襲西方搖滾樂的樂隊作得出來的,但明明他們的搖滾樂質素又那麼強烈的直撲而來…. (倒是「生祥與瓦窯坑三」卸下了交工的搖滾成分,而進入更沈靜的民謠。)

好客也延續交工強烈的社會關懷,並同樣試圖透過音樂重建人民與土地的關係。正如身兼主唱的冠宇所說,「民眾的音樂就應該到民眾的生活現場去演唱」。的確,他們的音樂素材不僅淬煉自常民的現實生活(例如鼓手阿達每晚都在做那卡西),他們也更樂意到城市pub以外的社區去演唱,不論是農村或是工廠,而這是從交工的前身「觀子音樂坑」就有的傳統。難得的是,他們帶著實驗氣息的音樂能普遍被社區民眾所喜愛,證明他們音樂的根基就是民眾生活。
有趣的是,冠宇曾經表示好客想要從交工時期單純對農村的關注,把創作轉向都會的、勞工的生活;但在交工解散後另起爐灶的林生祥與鍾永豐也在新專輯「臨暗」中具有相同的關懷。

在這些最根本的、和交工共通的民眾音樂傾向之上,好客也在尋找屬於他們表達社會意識的方式。在歌詞方面,他們不是訴求直接的抗議歌曲形式,而是希望呈現冠宇所謂的卡夫卡式敘事:也就是他們雖然描繪的是個人的瑣碎感覺,或是人際關係,但能體現出時代的整體氛圍。
就表演方式來說,他們也不希望在現場用訓示的方式對觀眾傳遞理念,而是讓歌曲沒說完的部分用影像來說。例如前述的工廠短片,或者在今年福隆海洋音樂祭的表演上,他們想要喚起觀眾對海灘流失問題的注意。但與其在台上喊口號,他們製作了一部包含當年福隆海水浴場開幕舊影片的短片,讓大家體會海灘古老的美麗。

於是,好客已經開展出自己走向民眾的道路,而不再是另一個交工。而聆聽好客的最好方式,是不要管他們和交工的關係,而是盡情地進入他們音樂的生命力,感受他們帶來的歡樂與感動。

目前沒有評價。

搶先評價 “好客戲”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貨號: TCM032 分類:
Updating…
  •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