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目

徐疏雨

NT$400

從昆明到紐約,從紐約到澳洲
離家是孤獨的冒險,追逐世界亦被複雜牽絆

2000年出生的創作女生徐疏雨
首張全創作個人專輯「耳目」正式發行

15歲被父親丟到國外開始遊學生活,帶著孤獨與好奇游離在世;17歲短暫回家,帶走父親的吉他做陪伴,開始學習創作在網路上發表Demo;短短幾年的時間,輾轉不同的地方,每當漸漸熟悉又道別離,從此地到他方,每一段未知的旅程,變成了所有創作初始,最終收錄在這張叫做「耳目」的專輯中發佈。

徐疏雨的生活軌跡,是這些音樂中暗藏著的故事線索:少小離家一個人在異鄉漂泊,經歷迷茫和失落,堅韌而獨立,不善言辭又寫滿深情。在一堆生活碎片的Demo中,製作人何西最終挑選出了一批作品製作成專輯,在專輯製作過程中,徐疏雨幾年來所經歷的生活線條也漸漸的清晰起來:疏離,懦弱,堅定,孤獨,希望,溫暖…幾個看似不相干的關鍵字勾勒出了整張專輯的基調,最後徐疏雨為專輯定名「耳目」也應合了所有情緒的出口。

在這個2000年出生的姑娘的音樂中,黑夜和生活的孤獨與堅定,都變化成了刻骨銘心般的釋放,她用一種獨特的方式記錄著所發生或者說未來正要發生的。開篇曲「初見」中,充滿古韻詩詞的吟唱,像帶著初遇般的心境而來,搭上「野蕁麻的花」寫露著對懵懂愛戀的青澀回憶,這些看似美好的情緒被專輯裡隨後而來的兩首歌打破,「紅色金魚」伴隨著POST ROCK的吉他撕裂而來,面對這破碎而搖晃的情感,她唱:“總有人敲著醒堂木,向我透露清晨的余溫,告訴我滿天星宿,你帶著眷戀尋找我”。「孤獨的人,跟我走吧」中,這種情緒豁然開朗,遠處的小號聲像在召喚著每一個聽歌的人和她一起,她唱到:“憂愁的人啊,放開手吧,你不必沉浸到丟失自己,下一站的每個人都是珍貴,怦然的年輕別浪費啊”。

專輯中的溫情,在「佐堯」中傾泄而出,徐疏雨在異鄉生活遇到的第一個真正的朋友,在許多迷惘和游離的時候,她一直在向她傾訴所有的感情,儘管兩人相差大概十來歲,但儼如知己;專輯裡唯一收錄的英文歌「Since That Day」,歡快的鄉村音樂基調中,其實講述的是沒有結果的等待;同名曲「耳目」像是整張專輯情緒的映照,孤身一人時,能擁抱的也只有自己;在專輯的尾聲,「有聲書」算是所有情緒的最後爆發,英式的編曲下,徐疏雨緩緩唱出:“這是你看不到的,也許也聽不到的有聲書,訴說我拙人畫蘭,亡羊而補不住牢,這是你不會在意的卑微的我”。專輯的結束曲《行雲不歸》剛好和開始的《初見》呼應,算是對於漂泊生活的一個總結。

作為首張專輯,在長達一年的製作過程中,這位2000年出生的姑娘也受到了許多來自天南地北的知名音樂人們的幫助和鼓勵:鼓手張超(宋冬野/曹方/大張偉樂隊)不遠萬里飛來進棚為疏雨錄製了「紅色金魚」和「孤獨的人,跟我走吧」的鼓;很少為他人編曲的鋼琴家淨西,在聽完Demo後親自為疏雨編寫了專輯中開篇和結束的兩首歌;作為主編曲的吉他手李岸(跳大海樂隊)更是在所有歌裡傾注自己的心血,最多的一首歌編曲多達10個版本…眾多音樂人從開始就一直為這張專輯保駕護航。錄音師和混音師韋敬民,和製作人何西一起用數個日夜梳理完全部情感線索後,最終完成了整張專輯後期工作。在專輯的發佈上除了CD BOX之外,更是遠赴英國製作了黑膠母帶,連帶著黑膠唱片一同發行。

對於徐疏雨而言,這是作為自己記錄,也是讓世界聽見的第一份作品;作為許多人而言,這或許是一份嶄新世代的音樂宣言,現在,讓我們一起打開「耳目」這張專輯,九首不同心境的創作,正在全然打開這個2000年姑娘的情感密碼。

目前沒有評價。

搶先評價 “耳目”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貨號: NGXS-003 分類:
Updating…
  • 購物車內無任何商品